欢迎来到色大哥导航网,我们因为缘分而相聚。请记住我们的网址:zhuifeng0755.com。色大哥导航网提供更多更好看的东东都在这里

摘要: 成本不足1毛钱,利润率令人咋舌地接近9000%;号称“国外进口”,实际却产自大山深处一个外人难以发现的地下仓库……

良心不会痛吗?假减肥药利润率近9000%成本却不足1角!

本文字数:4186,阅读时长大约6.5分钟


来源:第一财经、中国青年报、米内网


五月不减肥,六月徒伤悲。人们对于自身形象的日益重视,使得减肥成为每个夏天的必备话题。是运动减肥还是吃药减肥,这一话题争议了很多年,对于不能坚持锻炼的人来说,药物减肥是个无奈的选择。


近年来减肥用药零售市场较为平稳。随着医药市场持续发展以及规章制度的逐步完善,减肥用药市场也渐渐向优势品牌集中。


2013-2015年减肥用药零售市场销售规模走势


然而,昨日湖南省娄底市披露的一起案值亿元的假减肥药案令人震惊,成本不足1毛钱,利润率令人咋舌地接近9000%;号称“国外进口”,实际却产自大山深处一个外人难以发现的地下仓库……


当地警方历时半年多侦查,在阿里巴巴大数据协助下,于豫、皖、湘三省捣毁了销售网络遍及20余省份的有毒有害假减肥药制售团伙。警方正在全力追缴流向全国的近百种“品牌”、十万余盒假减肥药。


起底湖南亿元假减肥药案


在距湖南省益阳市安化县县城20公里外的大山深处,有一栋背靠悬崖、正对逼仄山路的4层民房。民房地下仓库堆放着各色粉末和19种颜色的胶囊外壳。在这里,灌装机等机器一开启,1小时能生产1万粒假冒减肥胶囊


近日,湖南娄底警方在这个假减肥药生产窝点,现场查获近60万粒胶囊。经娄底市食药监局抽检,确认大部分含有国家明令禁止的有毒有害非法添加物西布曲明,被认定为假药。娄底警方在豫、皖、湘三省同时收网,一举捣毁假减肥药生产、包装、销售窝点,并抓获主要犯罪嫌疑人,涉案金额上亿元。


食药监部门提供的资料显示,西布曲明是中枢神经食欲抑制剂,可能引起高血压、心率加快、厌食、肝功能异常等副作用。而人体服用含有西布曲明的减肥药后,严重状况可致人神经紊乱甚至死亡。


我国已在2010年禁止西布曲明制剂及原料药的生产、销售和使用。


警方称,2016年12月,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通过大数据食药模型,发现湖南地区有一款名为“小绿”的减肥药在淘宝网上有售,抽检发现其中含有非法添加成分,遂将线索推送给湖南娄底警方,娄底警方在阿里巴巴大数据协助下,发现这是一起通过微商圈子制售假冒减肥药的全国大案。


本案主犯均为90后,反侦察能力极强,假减肥药生产销售线下打击难度大。这些号称进口的减肥药,生产成本不足1角/粒,市场价格近10元/粒,利润率近9000%,远超贩毒!


娄底警方透露,涉案的10万余盒“假药”已流向全国,涉上百种“品牌”,警方正全力追缴。


自制假药:米粉面粉加禁药


娄底假减肥药的生产者,是一名长相白净斯文的90后男子、安化县本地人吴平(化名)。


吴平初中毕业后在深圳东莞打工数年后回乡,并于两年前开始卖减肥药。最初,他只是做微商下游的零售。听微商团队线上讲课时,他意识到他接触的减肥药并不正规,但有人试吃后一下能瘦几斤,药也卖得挺火,一年毛利润有二三十万元。这让他萌生了自己造假药的想法。


今年年初,他在大山深处亲戚家的地下一层车库,用木板隔出10多平方米作为生产车间。选址于此,目的是地处偏僻,若有陌生人来,他很快便能发现。


吴平从广东、浙江等地,买来半自动胶囊填充生产机、封口机、打码机等工具,把米粉、面粉等填充物和山楂粉、苦瓜粉、薄荷粉等调色物自由组合,再添加4800元一公斤买回来的西布曲明。


很快,他的地下工厂开工了。吴平能制作多种假冒减肥药胶囊,光胶囊外壳就有19种颜色,为了让假药显得成色更足,他还买来当归粉,掺入原料做出中药味


部分假减肥药成品 图片来源:华声在线


他向警方供述,买机器和原料,他与商家彼此从不过问资质问题,事实上,他既没取得相关行政许可、也从未从事过医药行业,“原料乱配,可以吃就行。也没什么(生产)技术。”


“我们这种土法做减肥胶囊的都知道,不加西布曲明减肥效果不好。我销售时都说添加了西布曲明。我也知道西布曲明有毒有害,生产假减肥药是违法的。”吴平说,经他手生产的胶囊,吃了有厌食、口干、头晕等症状,吃一粒瘦一斤,两三天瘦几斤。为了安全起见,他自己不试吃,都是发货给下线让他们试药。


明知西布曲明有毒、生产假减肥药违法的吴平,从一开始就想好了“金蝉脱壳”之计。他在广州、深圳分别注册一家假公司,留下假电话,只有微信号是真的,下线通过社交网络联系、交易。吴平前后有近10个手机号,频繁更换且从不用这些号码通话,将买家引流到两个微信账号上。


在他的逻辑里,不见面交易,不透露真实姓名,手机号、地址都是假的,愿者上钩,信则买,先付款转账,再生产、匿名发货。


吴平供述,买10万粒胶囊外壳只需2800余元,平均下来一粒不到3分钱。而一粒胶囊所需填充物,成本仅需几分钱。一粒假减肥药生产成本不到1角,对外销售3角5分至5角不等,“一粒胶囊赚两三角,走批量,1000粒起卖,但一般是万粒起,最多一次几万粒。一万粒制作只需1小时。”


警方掌握及吴平供述确认的交易记录显示,从今年3月开始到7月被抓获,仅4个月时间,他卖减肥药胶囊,微信和支付宝入账就超过30万元——其中仅6月10日就单次入账2.8万元,一天销售假减肥药胶囊数万粒。


娄底警方初步统计,吴平累计生产销售近百万粒假减肥药胶囊,按一盒30粒能卖300余元计算,其市场流通价高达1000多万元。


利润率近9000%


在假减肥药圈子里,制药并不是最赚钱的。


1992年出生、高中文化的河南尉氏县人张萌(化名)是这起生产、包装、销售假减肥药团伙中年龄最小,却是最赚钱的。他从假减肥药源头生产商处以最低价格拿货,组建减肥药微商系统,并设立微商“游戏规则”掌控全局,分销全国。


警方告诉记者,吴平生产的假减肥药成本不到1角/粒,对外销售3到5角。张萌从吴平等多个途径进货,转手通过层层分销,最高可卖一粒10元,利润率高达900%~1900%。若利润从吴平的“民房工厂”算起,利润率近9000%。


张萌此前卖乐视会员卡赔了钱,转做减肥药。他说,“自己会试吃,怕吃出人命,也知道副作用很大,知道违法,但不知道这么严重”。


他从河南新乡、江苏南京、湖南安化三地进货减肥药胶囊,然后让一些生产包装盒的厂家根据他提供的设计图生产包装盒,然后再购买药瓶,自己包装,设计了10几个“品牌”,相应配套的包装盒、药瓶、防伪标识也都是假的。


与今年7月震惊全国的苏州假减肥药案不同,苏州假减肥药二次包装后,消费者即便扫二维码也能“验明为真”。而张萌包装的假减肥药,二维码扫出来的却是鞋垫。更漏洞百出的是,他生产的同一产品,包装的字体大小都不同,有的包装上还有错别字,包装盒和药瓶上写的保质期也不一样。


7月震惊全国的苏州假减肥药案


即便如此,张萌也不愁卖不出去。他逐级铺开全国销售网络,成了减肥药微商的“王者”。张萌的微商群,只将信得过的全国总代理、省级代理、一级二级三级代理等“骨干”拉进群,群里不定期发布买家秀广告和客户反馈信息。


他还立下“群规”:严格单线联系,禁止其下线互相加微信、越级串货——这是为了保障各级代理的权益——微商卖减肥药走量,量大价低,拿货越多代理层级越高,进货价越低,利润越高。


按照规定,一瘦减肥胶囊(微商俗称“小绿”)进货800盒及以上,才能成为官方合作商,进货价一盒100元。此外,进货500盒、300盒、100盒、50盒,分别成为金牌总代理、一级代理、二级代理、三级代理,进货价每盒对应分别为110元、130元、150元、170元。若代发货一盒,则为210元。


张萌给减肥药微商骨干定下死规矩——最低零售价不得低于288元,一般30粒一瓶的减肥药售价都在300元左右。娄底警方还掌握,张萌转账记录有200余页,近5000条。在看守所,张萌仅确认交易记录就花了数小时。


据娄底警方初步统计,吴某、张某累计生产销售有毒有害减肥胶囊近10万盒,按市场价值估算达3000多万元,加上流通和其他环节,该案涉案金额高达上亿元。


难以遏制的微商市场怪现象


中国有上亿减肥药消费者,正是利用了这一庞大的市场,近年来网上非法销售减肥药发展成一个黑灰产业,且有愈演愈烈之势。


从微信朋友圈里买衣服、买面膜、买减肥药,已成为继淘宝、天猫之后,国人熟悉的“网购场景”。


在你的朋友圈里,一定会或多或少的有朋友在做微商,常有人发状态“抱怨”发货太多、忙不过来,还有人喜欢晒微信交易记录的截图、一叠叠钞票的小视频和各种“高大上”吃喝玩乐的场景。有人在群里鄙视一个月辛辛苦苦挣几千元的同龄人,有人则关注豪车豪宅,喊着“年薪百万不是梦”。在虚拟的网络里,真李逵和假李鬼确实难辨。


而不法分子利用网络和虚假身份作案,通过类似传销的严密组织,隐匿身份,通过全国总代理、省市区代理,层层分销,且反侦察能力极强,也使得线下监管打击难度变大。


中国消费者协会的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网络消费不满意率排行中,微商以5.6%的比例居首位,由于监管缺失,消费者维权无门,买家销售假货的机会成本较低,造成目前微商市场“三无”产品泛滥、价格虚高,虚假宣称等怪现象难以遏制。


8月29日,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孙军工在发布会现场表示,“假冒伪劣、违法添加减肥类制品极易给消费者身体造成危害。阿里将继续不遗余力倡导并推动‘像治理酒驾一样打假’,坚持全平台严控,从即日起全面严查违规减肥类制品,一经发现,将严格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及平台规则处置,并依照法律,将线索举报至执法机关,共同打击线下假货窝点。”


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提供的数据显示,通过技术手段,2016年至今,阿里巴巴平台方面已主动拦截超过304万个涉嫌非法添加有害成分以及宣传虚假疗效的食品和保健品的信息发布。


《电商法》应将微商纳入严格监管


当微商已经成为一个承载千万从业者、市场规模数千亿元的产业链条时,微信就已不再是单纯的聊天工具和社交平台。


“互联网发展催生了很多新业态,微商就是一个典型。近年来,微商呈现蓬勃发展之势,交易量和市场份额巨大,但政府在监管上相对滞后,对微商的监管,也存在调查难,取证难等问题。”中国营养保健食品协会秘书长刘学聪指出,微信作为交易促成和发生的平台,也应承担相应的责任。


那么,“微商”等于“电商”吗?是否应与淘宝、天猫、京东等电商平台纳入一视同仁的监管?目前尚缺乏专门的法律条款明确。


北京市食品药品稽查总队网监大队队长李旼认为,任何一种新兴事物出现,都须有制度层面的约束,才能让其走上正轨。“依靠商家的自律,很难消除假冒伪劣产品,真正能够尽可能控制问题出现的环节,就是网络平台自己。”


中国人民大学食品安全治理协同创新中心研究员肖平辉认为,对微商监管方式的探索和创新,涉及多个行业、多个部门,不可能一蹴而就。但对于公众健康风险最大的假劣药品,《药品管理法》正在修订,有关部门可以结合当下“微商”发展实际,将网络售药纳入法律规制范畴,以对打着“微商”幌子销售假药的不法者产生威慑作用。



推荐阅读:

>>>>

又一巨头落寞退市!创始人、CEO套现百亿离场

>>>>

人民币大升值!现在全球去哪最划算?

>>>>

近半海归月薪不到6000!还有必要再出国留学吗?